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文道祖师爷

第六百九十二章 一个时代的标志

文道祖师爷 狠拽的吻 4509 2020-11-21 23:34

  

  “鬼祖为什么最后才选择对千元大陆出手?”

时间回到几天之前,殷大帅,白彦,杨子铭站在天书院顶端,虚无之境之前,《道德经》之下。

杨子铭一直不是很明白,既然鬼祖需要四块大陆的所有生灵的生气来复活自己,那四块大陆都是他的目标,可他为什么偏偏最后才对千元大陆出手?

如果他早一点出手,文祖必不可能阻挡他。

他派出殷大帅来保护殷明,一方面虽然是因为他担心妖魔的崛起会破坏他的计划,可另外一方面,他这样也无疑让文祖有了崛起的机会。

他这不是自作自受?

然而此刻殷大帅并未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是在思考另外一件事。

“你们说,如果当初文祖没有派我返回鬼域,那又会发生什么?”

四族大战开启之前,殷大帅曾无缘无故消失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不少人都怀疑殷大帅惧怕妖魔大军而选择了临阵脱逃。

直到他随鬼族大军出现,再到他反出鬼族大军,帮助文祖抗击鬼祖。

那一刻,人们才意识到,殷大帅的消失不是没有道理。

“当初文祖对鬼族一直心存怀疑,所以早早派我返回鬼域。”

“而我也是在返回鬼域之后才发觉鬼祖的阴谋。”

“你们说,文祖是不是一早就知道鬼祖的阴谋,所以才让我返回鬼域?故意扰乱鬼祖的视线,让他以为人族已经面临三面夹击的状况,已经是砧板鱼肉?”

殷大帅直到现在也没明白过来,当初殷明为什么执意让他返回鬼域。

就算他对鬼族一直心存怀疑,可他是怎么肯定自己一旦返回鬼域就肯定会察觉出鬼祖的阴谋呢?

而且,就算直到了鬼祖的阴谋,事实上那时候的人族也不再有多余的人力来对抗鬼族。

那时候的人族,已经倾尽全力对抗妖魔,如果不将妖魔击溃,人族根本无力对抗鬼祖!

白彦忽的淡淡道,“他哪一次行事不是如此出其不意?”

“当初他传道八国,世人都对他嗤之以鼻,而今如何?”

“当初他要一统八国,世人都冷嘲热讽,而今又如何?”

“他做事,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遵从即可。”

白彦这辈子唯一佩服的,只有文祖殷明。

而能让他说出这句话的,也只有殷明。

何谓遵从即可?

那便是死心塌地的跟随。

只听杨子铭道,“我们假设文祖一开始便知道鬼祖的阴谋,那他在对抗妖魔大军入侵之时表现出来的弱势,难道是故意的?”

“只有故意表现出弱势,故意让妖魔大军有机可趁,鬼祖才会担心自己复活的希望被妖魔磨灭而出手。”

“如此一来,人族根本不用动用核心力量对抗妖魔,鬼祖自然会出手帮我们对付妖魔!”

“事实也正是如此!”

一思及此,杨子铭脸上顿时露出骇然之色。

似乎所有关节都在这一刻被串联了起来!

文祖在对抗妖魔之时的确曾落入下风,虽然硬实力上妖魔大军的确占优,但如果文祖倾尽全力,妖魔四尊圣王根本不可能进得了天元城方圆万里之内!

换句话说,文祖自始至终都在引鬼祖出手!

“可他为什么从未对我们提及此事?”

杨子铭又怔住了,他不明白,如果文祖一早就知道了鬼祖的阴谋而计划佯装劣势引鬼祖出手,那这个计划他为什么从未对文道中人提及过?

这显然不是文祖一贯的风格啊!

在他们的记忆里,文祖对任何事都有自己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必定是对天下人有利的计划,且他会将这个计划告诉所有人,让他们知晓其中利害关系,所谓开诚布公,便是如此。

可是,在四族大战之时,文祖并没有这样做。

他好像是在

好像是在一个人孤军奋战!

他想要以一己之力来终结这场人世间的浩劫!

这不是典型的逞能么?

“或许,是另外一个原因。”

白彦的声音忽的响起。

只听他道,“妖魔大军攻入元南平原,寂灭山谷与贺西走廊只要稍有差池,人族便将危在旦夕。”

“他要在与妖魔圣王对抗之时佯装弱势,这对人族而言无异于致命一击。”

“一旦他都无法对抗妖魔圣王,人族何来希望可言?”

“所以他不能把这个计划告诉我们,他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

白彦忽的有点同情殷明。

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文祖,只有殷明。

“再有,当初武祖以一人之力帮助人族度过难关,而后却又因为阴气坠入鬼道,成为鬼祖。”

“如果他将这个计划告知天下百姓,难保人族之中不会有人对他这个计划心生猜疑。”

“在那时候,人族需要的不是猜疑,而是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

“所以,他不是不想开诚布公,而是他不能开诚布公。”

“他要做的事,是我们这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事。”

白彦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都说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容易思虑过忧,白彦并未思虑过忧,他只是有些感慨,为殷明感慨,也为人族感慨。

他不知道人类的这些恶性什么时候才会被治愈,也许永远没有被治愈的一天。

可是他却期望着有那么一天。

有那么一天人类不再相互猜疑,不再相互挤兑,不再相互排斥。

有那么一天,人类能够做到和平共处,能够做到开诚布公的相互信任。

尽管他知道这一天是多么的遥远。

可是他从殷明所做的一切中却深深感受到了殷明对人类给予的无比厚望。

那是他身为文祖必须要留下的希望。

杨子铭,殷大帅闻言皆是点头,白彦的这个解释乃是最为恰当的解释。

没有什么比这个解释能符合文祖的人设,也没有什么解释能比白彦所言更具说服力。

而且,他们也知道,如果再让文祖选一次,文祖也依然会如此选择,因为他们深深的知道文祖是多么的热爱这个世界,多么热爱这个世界里每一寸土地,以及这土地上的每一个人。

只是,他已然逝去,成为一个记忆,一个可以成为标志的记忆。

(天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